联系我们

越荣轩总部 世界般若书画家协会•中国唯一授权机构 QQ:1305866880
免费服务热线:400-999-1868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体育馆路11号国家体育总局体育科学研究所东楼5楼

详细信息

谈时代书风
[来源:原创] [作者:晋维] [日期:11-07-13] [热度:]

         时代书风是一个客观的话题,也是个历史问题,但不是主观问题。如果说有主观因素存在的话,那也是明清以前的事,往往历史上帝王的偏好从很大程度上影响了甚至主导了书法审美的走向,但这不是哪位书家主观意愿决定的,况且古代之书家大多有相当的政治地位,地位本身就有一定的影响力,而绝无可能有哪一位平民布衣能够卓然成家的。纵有,鲜矣。这是个历史事实。因此此处谈及的主观与客观主要指的是书家本身,而且也绝不可能在某朝某代专门设立机构通过设计倡导来确立本时代的书法面貌,影响其面貌的除了帝王外还有一种情况,便是当代的文士阶层,在思想意识及审美意趣方面有一个主流倾向性。正如当今书家们常常谈到的晋人尚韵,唐人尚法,宋人尚意,元人复古,明人尚态,清人尚气,然今人尚何?尚无明确答案。我们这个时代的书风应该是什么样的,是由什么因素来确定的,今天的书家们常常呼吁书法应紧随时代,随时谐进,试问有哪位能站出来作个样板,说这就是时代面目,这就是时代书风?我们后学之辈,也好紧随其后,以致不被时代抛弃,如果没有那就老老实实的各自作好各自的学问,踏踏实实的做好开继之工作,以不愧于此生此世,才是正途。偶然在书艺,必然在学问。某家书艺面目的形成是偶然的,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其主观性与必然性在于其秉赋与学养。苏东坡曾言:书无意于佳乃佳耳。如同武术,功成不期然而然,莫知至而至,功到自然成。书家只有在要求自家面貌的情况下是主动的,因为谁也不愿作书奴,要求书艺上的自由境界,不能成为某家的复制品,否则就不能独立自主。古人说:胸中有气象,乃是万物之象,而非书法之形象,所以才要囊括万殊,裁成一相。至此方为书法之形象,然每位书家之一象,各有不同,一旦形之一象,便是自家面目,然这一象该成何种面目,就不是书家主观决定的了。有如佛家成佛,道家一朝得道,然此佛非彼佛,此道非彼道,其因缘不同,果报亦不同,就如书艺,其秉赋学养不同,书之面目也各不相类,其成因因缘变幻,充满了偶然,非是书家自身能控制的,故结果亦不可控。只有得道瞬间,才会知道,这就是自己想要的境界,至此功成。换句话说,在成就的过程中,往往书家不知道自己要成什么样的,但知道不要成什么样的,因为所不要的是已经存在的,想要的是不存在的,但审美倾向是确定的,所以书家书作的面目是渐修顿悟的过程,而时代书风也是逐渐形成,而蔚然成风的,绝不是某人某些人谋划决定的。历史上一个时代书风的形成过程大体如下:某书家卓然成名(如王羲之),由身居高位者(如皇帝)等推波助澜,蔚然成风,于是代表了一个时代的书法面貌。而今则不同,已不具备历史上的条件,且文化形态也不同,没有文化主流,所以难于形成如同晋代尚韵一般的文士风气,我只知道今天以改革开放、经济建设为中心,倡导科技兴国,八荣八耻等,不知书法该归于何类,所以形成什么样的时代书风,我很茫然,如果反映时代面貌,此时代是什么样的面貌,要表现到处亮丽光鲜,还是国家政通人和,无所适从,今人所要求的时代书风,是带有政治色彩的,而今天的文化,不伦不类......
         追随时代书风,揣摩人们的爱好,就如同普通的商品制造商一样,书法是引领人们审美趋向的,是高雅文化的产物,绝非一般世俗之人所能领会的,所以书随时代,屈从于世俗,乃是本末倒置之举,钟张羲献,乃圣贤之书,开一代之先河,成万世之师表,绝非仰人鼻息,苟且于世,而成就宗师之名,所谓但开风气不为师,而钟张羲献,欧颜柳赵,苏黄米蔡,各开一代之风,又成万世之宗师,乃于当世举国瞩目,随者云集,时代成就了书家,而书家也引领了这个时代的书风。时代成就了书家,绝非书家盲目追随所致,实乃书家感于时代之刺激,社会之悲鸣,贷责于振衰补弊,垂范于后世。


                                                  作者:晋维                                  
                                                   2011.7.12